豆奶app成版人免费下载ios

“皇爷,如此大量钱粮调动,臣以为可借用民间之力。”王樊开口建议道。

对于王樊的建议,朱怡成倒是没有意见,其实如今的大明已同之前历朝不同,民间力量尤其是民间的商业力量大增,如果比较起来,也许商业发达的两宋可以比肩,但这也仅仅只是体现在商业气氛上,从性质而言又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自海贸大兴后,大明就走向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当年大明舰队同葡萄牙舰队交战并攻略广东之时,民间力量,或者说主要是商界方面就已经在替朝廷办事了。

南海之战,包宏辉倾包家全力,并亲自甘冒风险为王东的舰队提供后勤,最终使得明军在海上打败了强大的葡萄牙舰队,直接联合陆军对广东两路并进,一举收复广东。

这场大战中,包宏辉的协助在其中发挥了极大作用,正是因为如此,战后朱怡成为了表彰包宏辉的功劳不仅为其封爵,而且还效仿上海之地直接把香港岛交由包宏辉来治理,这也是在后来宁波包家主家出事,包宏辉依旧能够在香港重兴包家的缘故,而现在香港包家依旧是大明屈指可数的几大商行中持牛耳者。

到了大明决定移民新大陆,也就是如今的新明时,各商行,包括普通海商也争先恐后地投入其中。假如仅仅依靠大明朝廷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在新明有如此快的进展,这些都和民间力量所分不开。

眼下,王樊所提出的借用民间之力正也是如此,对此朱怡成并不意外,原本他也是想这么做的,不过王樊的另一个建议倒是让朱怡成有些意外,因为王樊主动提出可由各商行承担从南洋向天津调集粮食的提议,并且向朱怡成保证不需朝廷先行拨款而是由各商行自行垫资,以减轻朝廷负担。

“如此可行?”朱怡成顿时一愣,情不自禁地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能让朝廷的压力大减,虽说现在国库有钱,可大明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再加上战争还在继续,户部的压力依旧不小。刚才朱怡成心里还在琢磨这一次救赈山西恐怕花销不少,正打算同王樊商议一二,但没想到自己还没问出这问题,王樊却这样告知。

“如今北地虽是青黄不接,离着秋收还有些日子,不过南洋那边却是无妨,南洋气候所至,稻谷历来一年三熟甚至四熟,我大明占了吕宋后,其粮产更是大增。实际上,我大明并不缺粮,仅仅只是如今山西一地**而已,皇爷先调太仓之粮应急,再由南方运粮接济,实乃良策……。”

王樊开口解释道,他这番话让众人微微点头,可之后他又提到了朝廷运力的情况,虽说由海军出面,再加上各地加紧调集,这很正常,可王樊也提醒到朝廷处事自有规矩,既然有规矩那么在效率上就会差一些,反而由民间商行来做这些事效率更高。

“可由商行垫资运粮,他们肯做?”这时候,孙嘉淦情不自禁地发问,反而是何显祖有些若有所思,至于廖焕之、董大山和曾逸书等人却未说话,继续静静等待王樊往下讲。

清新面孔各种色彩

王樊笑了笑,拱手道:“商人,行商之人所为主要为了利益,但我大明商人不仅是商人,同样也是我大明之民,大明如今商业兴旺,乃皇爷和朝廷的恩典,如今大明有事,他们为朝廷做些事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这只是垫资购粮罢了,朝廷事后自然会按粮数额进行结算,亏不了他们。”

说到这,王樊又道:“臣虽无法为天下商行担保,但臣可以保证我大明多数行商心怀忠义之举,所缺的仅是一个机会而已,所以臣恳请皇爷能泽被天下,给他们这个机会。”

王樊这些话说完,在场中人神色有些古怪,就连朱怡成后有些哭笑不得。按着王樊的意思,这件事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成了一件好事,而且朝廷把这件事交给各商行来做,是让各商行以忠义报效朝廷,是他们求之不得的。

但所有人也不是傻瓜,虽然王樊这些话说的冠冕堂皇,而且可行性也极强,最重要的是还能让朝廷减轻极大压力,对于大明和山西百姓而言的确是件好事。可是王樊如此所为也是有着深意,其中廖焕之此时已想到了什么,眉毛微微一挑,却未开口说什么。

至于朱怡成,内心中也有些明白了王樊的用意,大约清楚了王樊为何如此所为的想法。不过他同样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当即同意了王樊的提议,并让户部着手去处理此事。

这场会议开的时间并不久,商议完山西之事后就结束了。至于对于清廷方面的异动还有后续的战略问题,暂时只能先行搁置了。如今大明根本顾不上这么多,只能先集中精力处理山西、关中和西南的问题,其他的等一切尘埃落定再讲。

“王大人,今日你又何必如此呢?”离开养心殿,廖焕之喊住了前面的王樊,等其他人走远些,他看着王樊这才叹息道。

王樊想了想道:“在下如此也是为我大明排忧解难,难道大人以为此事如此安排不妥?”

廖焕之盯着王樊看了看,过了片刻叹道:“有些事就怕过犹不及啊,王大人心中所虑我自然明白,可你也当知皇爷乃万年不出之名君,难道皇爷就看不出王大人的那些小心思么?”

王樊见廖焕之把话说到这份上,当即沉默了片刻,随后苦笑道:“为臣者,总是要做点事的,在下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商人,当年蒙皇爷不弃,以身从龙,并委以重任,这些年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为我大明执掌户部,侥幸只有微功罢了,但皇爷待臣恩重,我等臣子不能不报,也算是退下之前为皇爷,也是为我大明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

王樊的话语中虽然平常,可却透露着坚定之色,倒是让廖焕之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过了半响,廖焕之笑了起来,大笑着朝着王樊行了一礼,转身大步离开。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