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小妹qvod国语

() 默虚山脉,地处万里疆域内的中心位置,地理优越。

南靠十万幽谷。

谷内终年弥漫着足以致人死命的瘴气。寻常生灵一旦进入其中,便会瞬间被迷乱五感,彻底失去方向。

加上幽谷常年不见阳光,阴暗的环境滋生了瘴气内的无数剧烈毒素,号称大能之下无人可挡。因此,只要身处瘴气之中,便会无时无刻的遭受毒素折磨,最后终究逃不过一个毒发身亡的下场!

即使是大能进入其中,往往也因没有办法恢复五感,而失去方向,永远迷失于幽谷深处,再不得重见天日。

北接北冥之海。

海水蕴藏吞噬之能,不管是血肉、能量还是灵魂,皆会为其所吞,乃是生灵禁地!

相传北冥与生灵轮回之地相通,面积堪称无尽!其内只有特产于此的深海巨兽出没,守护着世界最深处的秘密!

除此之外,再无生机。外人入内,必死无疑!

而更恐怖的是,北冥的最深处……是归墟!!!

西临炎阳荒漠。

相传一元之始,鸿蒙初开之时,天地间的混沌气流,还没有化为清浊阴阳二气完聚拢。

阳光下奔跑的棒球少女

先天玄黄之气没有来得及将八荒**部稳固,整个世界都因为束缚力的不足处于飘散扩张状态。

因此,那时的洪荒大陆面积是如今的十倍不止!为了照耀因没有完消散的混沌而显得迷蒙昏暗的大地,天道操纵光与阳、火与热的力量,亲自蕴养诞下了十只三足金乌!

然后将他们送于洪荒大陆的各个角落,使他们散发出无尽的光辉与热量,给整个世界带来生机与希望!

可是,洪荒大陆在经过了初始的扩张阶段后,先是由于阴阳二气的聚拢而稳固下来。后又因为先天玄黄之气的出现被不断压缩凝实。最终,洪荒大陆的面积在不到一千年的时间中缩小了近十倍才趋于稳定!并且之后还在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继续缩小,成为了如今大陆版图的雏形。

试问,在一个窄小阴暗而又寒冷的房间中装上一颗发热灯泡会有什么感觉?

答案是明亮又温暖。

那么,装十颗呢?

会将你烫伤!

稳固后的洪荒大陆正好面临了这个局面!

在一块有限的土地上却有着整整十颗太阳!天地间的生灵根本无法抵抗住那源于天道的火与热!无数生命朝不保夕,苦不堪言!

于是,一些强大的族群,派出代表与十只金乌谈判,他们愿意献上天地之初时诞生的最强风水宝地之一禺谷,以及先天神物扶桑树,作为代价,希望十只金乌能够一日一换,轮流掌管天地间的光明!

而那时出生不久,尚还把福泽大陆生灵作为己任的金乌们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代表们的请求。每日只派一只金乌照耀天际,其他九只则在禺谷与扶桑潜心修炼。大陆,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与和平!

可好景不长,即使是效果再强大的修炼宝地,也抵挡不住来自洪荒世界的诱惑。大路上日新月异的变化能够带给金乌们新奇的感受。一种恐怖的念头开始在金乌们的脑海中滋生出来!他们再也不愿忍受十天一次的放风生活,甚至,他们想要从天空落下,近距离的接触这美妙的世界!

所以,在那一天,天现十日,坠落凡间!金乌们终于压抑不住内心深处的渴望!他们在宽江大河中畅游,蒸干了无数族群的命脉!

他们在山川幽谷中流连,高温的炙烤将一切都变成了荒漠!

甚至,他们不顾天道曾经的警告,肆无忌惮的接近了大陆上“羸弱的”生灵!

仅仅半月时间,金乌所过之处,大地崩裂,河水干涸,草木不存,生命衰亡!

当再次的祈求换来了金乌们的我行我素之后。

生灵们不是不想反抗,只是那些在混沌初开之后,才诞生于世的生命,又怎能敌得过先天就掌握了光、火大道的十只金乌?他们损失惨重!

因此,大陆生灵开始尝试用一切他们所能想到的办法沟通上苍,祈求天道能够压制它那十位不听话的子嗣!

或许是他们成功了,又或许是金乌的肆意妄为终于破坏了天道制定的规则……

那一天,天现漩涡,像是打开了一道通往上苍的门!目光向漩涡内望去,似乎是一片迷蒙的世界。

有十支通体闪耀着金光的箭矢自漩涡中浮现!天道就像是一只拉开了弓弦的大手,将金箭一支支射向自己不听话的儿子们!

金乌们似乎对那些箭矢毫无抵抗能力,仿佛它们就是天道的化身!都说天道无情,确实不假,哪怕是对待自己的子嗣!不论金乌们如何反抗,哀求,逃避,终究会被找上门来,落个箭中身陨的下场。

一轮又一轮的巨大火球,伴随着凄厉的鸟鸣声,坠落在大陆的四面八方,发出轰鸣天地的巨响!不可一世的金乌们,终于在这场狩猎中,付出了跋扈的代价!

天道的狩猎持续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当大地上的生灵们从震撼中清醒过来时,天空中便只剩下那最后一颗瑟瑟发抖的太阳!

而他们中间不乏有识之士,他们明白若是最后一只金乌也就此殒命,世界会迎来怎样的下场!因此,他们再次用大代价沟通天道,希望能留下这仅存的金乌一命。

兴许是他们的祈祷起了效果,最后一支金箭停下了对金乌的追击!

天道似乎迟疑了,半晌后,生灵们惊奇的发现,金箭凌空炸开,散出无数的光点!这些光点的一部分化为了一道遮天蔽日的符文,迅速地将再也不敢反抗的金乌包裹,那金乌的力量便明显的衰弱了下去。

而剩下的一部分光点,则是四散飘离于天地之间,最后缓缓沉降于大陆之上。紧接着,便是生机的复苏!

草木重生,抽出新叶嫩芽。河流重现,波涛汹涌。干涸开裂的大地重新合拢,被植被覆盖,世界又恢复为原来生机盎然的模样!

除了……那九颗太阳坠落的地方!

不知是天道的最后一丝恩情,想要为子嗣们保留一个安眠之所。还是金乌们的最后反抗,要将消灭生机的炎热永久释放。这九个坠落之地,不管原来是什么样子,从此之后,便只有荒漠,炎阳荒漠!

而在炎阳荒漠上,杜绝生机,有的,只是永远的光与热……

默虚山西部,正是这九颗太阳的殒身地之一!

所以,在默虚山的西部,南部与北部,皆是生命无法到达之地。或许某些大能拥有特殊的能力可以侥幸存活其中,但数量巨大的军队,绝没有可能从这三面通过!

白泽族大军若是想要进犯默虚山,唯一的途径,便只有东部栖龙草原!

相传栖龙草原曾被人目击有一条金龙降落于此,随即不见踪影。

可龙族自古以来皆是生活在大陆最东部的东极山脉中,除了战争,甚少离族。而金龙更是其中皇族,不坐镇族内,怎会孤身来到这片不知名的草原?

而那位早已不可考的“目击者”也是位好奇心爆棚的大能,虽然不敢靠近,但因为知道这其中的古怪,所以丫隐匿气息,悄咪咪的留守在此长达十数年之久,但再也没见过金龙腾起离去。

难道丫在这片草原住下了???

又过十年,这位终于忍耐不住的大能才小心翼翼的进入其中探查,可宽广辽阔的草原,除了草……还是草!只有一些弱小到在他的威压之下瑟瑟发抖的小兽,哪来什么威震天下的金龙?!

后来,这位大能在酒后对一帮朋友说起了此事,可根本没人相信他这番听起来就像放p的鬼话!反而一个劲的嘲笑他狗改不了吃翔,骗人成性……

恼羞成怒之下,他也就再也不提。

对了,那位大能的本体……是讹兽……

不过自从那件事之后,这片原来不知道叫什么鬼名字的草原也有了个响当当的名号栖龙!

嗯,至于上面这些……都是白恭给千默的军事地理小科普!

“所以恭伯,这就是你之前这么确定白泽族会从东面的栖龙草原攻来的原因?”

千默听了白恭的科普,也算是大开眼界。真是万万没想到,默虚山脉竟然是地处这么一个炸天的位置上!

这要是放在现代,估计得是一张门票上万块钱还要规定参观时长的限制级景区吧……

“呵呵,大致可以这么说吧。可这些情报白泽族同样也是知晓!而且白泽族不仅族中能人众多,多年积攒起来的人脉也是广泛!所以为了防止有大能用特殊手段从其他方向发动奇袭,老奴也在默虚山脉其他位置设置了守军,只是东临山门的栖龙草原守军最强罢了……”

不得不说,老年人就是老成持重,虽然有些时候会稍微有点看不清大局,会犯糊涂。但漫长岁月积攒下来的智慧,只会使他们更加老谋深算!

仅仅是在这白泽族大军到来之前,为了打发无聊的简短闲聊中,千默都能算得上受益良多了。

起码让丫自己来分配守军,即使是看清了形式的情况下,估计也就只能准备一波流了……

嗯……被一波的那种……

无题

() 老年人的科普时间总是格外漫长。

千默这边还想要继续与白恭探讨一下军事地理学,就听到东方传来的阵阵轰鸣声。

“来了!默虚山体守军,各司其职,听令行事,未得到允许,不准发动攻击!”

手腕一翻,一道白玉灵符出现在千默掌中。正是白风曾在荒古森林中展示过的那块兵符!

“是,谨遵大当家之命!”

传回千默耳边的,是整齐划一的应诺声。

满意的点了点头,千默带着白恭与刚刚不知道哪浪去了,直到现在才出现的浑沌登上了山门前临时筑起的高台。

站在足有百米的高台之上向东方极目远眺,便可以隐约看到地平线处密密麻麻的身影!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白泽族的大军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逼近默虚山脉!

就好像两只巨龙之间的战斗,一个不小心,便会波及到脚下的蝼蚁。

栖龙草原上,各种弱小的异兽种族早已是逃的无影无踪,这也得益于白虚事先下令对它们进行了疏散。不然,一旦它们被卷入两个庞然大物的战斗中,必定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白泽族进军时发出的轰鸣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就好像有无数鼓槌在敲打着鼓面,栖龙草原上,轰鸣不断。天空中的飞行异兽,扑扇着翅膀的声音混入地面部队的脚步声,更令这种轰鸣显得杂乱无章,压在默虚山守军的心头,让它们喘不过气来!

在距离默虚山脉约有一里地时,紧急行进的白泽族大军才终于停住了脚步!

相比于它们绵延十数里的军队,与默虚山之间的距离已经是如此的接近。甚至,千默能够清楚的看到白泽族大军最前方,那白袍指挥官苍老的脸!

嗯……脸上的褶子也能勉强看清……千默的视力还真是出色啊!

“额?大哥,为什么到这就不前进了?难不成你改变主意想要劝降了?那可不行啊,族内核心长老议会可是已经确定要把白虚那个小崽子的势力连根拔起了。就算你是大长老,也不能临时改变……”

是的,白泽族大军之所以会停顿,只因为最前方的白袍老者做出了一个手势,一个停止进军的手势。

在他做出手势的下一刻,不管是身后漫山遍野,遮蔽天空的异兽大军。还是化为人形,悬浮天际的数十位大能,无一例外,部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白袍老者的威望,可见一斑!

但是,一位与他的面容有着三分相像的黑袍老者却是眉头紧蹙,凌空虚踏,快步上前。听他口中话语,似乎与前者有些血缘关系,也是有着不弱的地位。对于白袍老者停止进军的命令好像颇有不满。

“白冥!老夫身为族中大长老自当遵从族会决议,但我不相信你连前方那遍地的法术陷阱都认不出来,你已经老眼昏花到如此地步了吗?若是继续进军,面对这蔓延足有一里的机关暗雷,你我或许不怕,数十位大能或许不怕,但我族普通异兽大军绝对要死伤惨重!”

白袍老者原本舒展的长眉紧紧一簇,怒瞪了名叫白冥的黑袍老者一眼,高声斥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是你大哥,数千年了,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你虽然暗地里支持白罗继承大统,但你不要忘了,我族圣皇陛下乃是白泽族中仅次于始祖的天赋卓绝者!他如今春秋鼎盛,修炼境界近年来更是水涨船高,甚至有传言陛下已经晋入了那个传说中的境界!白虚毕竟还是陛下的亲子,血浓于水,就连族会都只敢下令生擒白虚而不敢过于逼迫,怕得便是陛下念及旧情。若是你做的太过分,万一陛下雷霆震怒,就连我都保不住你!我是你的大哥,上一任的大长老,我把这个位置传给你,可不是为了让你自毁前程的!!!”

似乎是被挑起了火气,白袍老者嘴中不停,竟是直接在阵前教育起了自家“不争气”的弟弟。自己这个弟弟,身为这一任的大长老,竟然会做暗中勾结皇子之事。这放在中国古代就好像丞相暗通皇子一样,乃是极为犯君王忌讳的事情。也就是圣皇陛下常年闭关,不关心族中事务,加上自己乃是上一任大长老,其他长老多少要给自己这张老脸几分薄面,才能压住此事。

可饶是如此,见到弟弟如此不争气,竟然在明知道前方尽是机关陷阱的前提下,仍想用普通军队趟雷。这怎能不勾起他的怒火,若是白冥这个弟弟有当年自己的一半城府,又怎会卑微到勾结皇子?害得自己在一众老不死面前颜面尽失!

一声声高声斥喝骂的白冥不敢还口,不远处悬浮天空的数十位大能也是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别处……笑话,人家哥哥教训弟弟,自己凑什么热闹,若不是身处军伍中,他们恨不得再飘远一点,远离这是非之地!

而至于数目庞大的普通异兽军队,它们就更不敢围观了,一个个的低下了头,唯恐和白袍老者对上眼,被气头上的前者一巴掌拍死!

“额……恭伯,他们怎么不走了?难不成咱们布下的机关被发现了?”

白袍老者还在两军阵前忙着教育弟弟,高台上的千默却是有些傻眼。难不成白泽族真的发现了默虚山精心布置的机关暗雷?不会吧,那可都是精心准备的陷阱,这就直接被看穿了???!!!

“小魂淡,你是弱智么?还是说,你以为白泽族大军前方拍飘着的几十个老家伙都是风筝?随便来个实力过得去的大能,都能发现这些机关!”

“回禀大当家,三当家说的不错。”

“我是个弱智?”

“额……不是,老奴是说后一句不错……”

“那咱们为什么要费心费力的埋上几天陷阱?”

“额,大当家可能是经历的大型战争比较少。这些机关暗雷虽然制作手法并不高明,但却都是含有剂量极微的先天五行之精。先天五行之精是极其稀有的材料,它们在暗雷内构成微妙循环,发现容易,但排除却很难。一旦扰乱了五行之精的平衡,实力卓绝的大能们虽然能够规避它们的伤害,但若是那些数目庞大的普通异兽军队,绝对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所以,一般大战前,采取守势的一方即使是明知道会被发现马脚,大多也会坚持使用这种方法,即使是拖延时间,也是好的!”

千默感觉自己真是涨了见识,想来也是,这就好像是设置雷区,就算你知道前面有地雷,不还是得小心翼翼的派工兵扫雷?运气好了踩上几个,那还是自己这边赚了!

“恭伯,那为什么我们不多设置一些,将机关暗雷布置到更远的位置?若是这样,他们即使是扫雷,也要花上大半日了吧,到那时候,白虚早就出关了!额……为什么你俩都这么看着我?”

“大当家,先天五行之精乃是先天产物,即使每一个暗雷中蕴含的剂量都极为微小,但默虚山的库存也仅仅只够设置方圆一里范围,这还是将咱们建立势力以来上千年的家底部用上的成果,再多的话,我们实在没有……”

看着白恭有些涨红的老脸与古怪的目光,千默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有点弱智……不对!一定是战前焦虑,一定是战前焦虑!

旁边的浑沌笑声都快憋不住了……

“对了,恭伯,白泽族大军最前面那指挥官一样的白衣服老头是谁啊,白泽族的?你认识吗?”

“回禀大当家,老奴当然认识。他身边那位黑袍老者,老奴也认识!”

原本只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千默随口问了一句。在他看来,白恭也算是白泽族中年龄颇长之人,说不定就认识对方的指挥官。可没想到,自己的问话竟然会让恭伯变化如此之大,

最后几个字,恭伯竟然像是咬着牙一点一点崩出来的!

其中有故事!!!

“恭伯,难不成你和他们有些渊源?是你族中老友什么的?”

“呵呵,的确是两个“老友”了,不过渊源谈不上。仇怨,倒是有不少!!!”

“难不成,当年……”

“没错!那白袍老者名叫白光,黑袍老者叫白冥!当年我儿尚还是执法堂中一位骁勇善战的战士,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身为上一任执法长老的白冥深夜召见了他,我儿回来后便忧心忡忡,魂不守舍,不管如何询问都是闭口不言,面露苦色!第二天他便被派去族外进行执法任务,随后……再也没能回来!”

“丧子之痛,我岂能忍耐,思前想后,一切的反常都是从我儿被白冥召见那晚开始!因此,我想要暗中调查,却被白冥发现,将我大骂一通,还明令不许族中任何人助我调查。而白光正是上一任白泽族大长老,是白冥的同胞大哥,他们两兄弟执掌族中明面上的大权,我如何斗的过他们!后来的事,您也知道了……白泽族再无白恭,有的,只是默虚山的一位老奴!”

“卧槽,这不就可以确定是白冥下的手吗?就连他哥白光,或多或少都脱不了干系!放心,这两条老狗我做主了,一会生擒之后,直接交由你处置!”

浑沌似乎是被白恭感动到了,语气有些沉重,长尾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示意他节哀。

“额,老魂淡,你转性了?不是都说上古四凶生性薄凉,只好杀戮的吗?什么时候还兼职代报丧子之仇业务了?”

千默倒是被浑沌突变的性子吓了一跳,虽然有些欣慰,但还是没忍住通过精神链接问了一句。虽然这样有血有肉,重情重义的浑沌他也很喜欢,但马上就要打仗了,丫吃错了药可不行……

“滚!老子当年那样也是被逼的!普天之下皆是可杀之辈,就连天道也要惧我三分!老子也想要骨肉亲情来着……可是当年哥几个说定了,好基友,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后来就……”

“牛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