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女保洁员

对于来参加‘玄灵大酬’的修士们来说,之前的那些祭祀活动都是些走过场的,完不需要他们参加。通常是在玄阳洞探宝前的三天开始的,像易天这样的附庸世家散修们大都会在开始前互相联络下感情,而且宗门上也会派些弟子下来先打打招呼,进去后要怎么与人合作下的。

世家散修们在玄灵钟测试前都会在‘群英楼’二层聚会,易天也不例外。本想不要去的,可一打听那些人十之八九都已经进驻了,自己不去显得很例外。怕被人瞧出破绽来,易天也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群英楼’,在出示了玉牌后,门口的伙计还叫收取十块灵石才把易天领上了二楼。

相比街上这里明显是幽静了很多,整个楼层都有隔音结界,外面的人是听不到里面声音的。上去之后易天只是要了个靠窗的座位,然后花了五十块灵石叫了一壶茶,在那里自饮自斟起来。

虽然是来了,可易天也不想太过出挑,而且这次测试和探访易天也是打定主意,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暴露身份,所使用的法术也是以木系为主,又或是明王手的招数。

整个楼层像易天这样子的也不在少数,上到二楼后,扫了一眼环境,这里坐着的大部分都是筑基后期的修士,像自己这样的筑基中期的也是凤毛麟角的。

整个楼层中只有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让易天看不清深浅,这女子身上的灵气波动看上去像是筑基中期的,可那凝练的程度一点都不比易天差,甚至还有过之。

自问同阶之中基本没有敌手,易天觉得自己和关明毅比起来也只是差上一筹而已,要是放开手打,最少也可是打成个平手的样子。

可这个女子却给自己高度的威胁感,甚至易天估摸了下自己可能在她手上走不了一刻钟,这种压迫上来的窒息感很久没有体验到了。对此易天坐在那里后还不是的打量了一番,可以给自己这么样子感觉的人难道只是筑基中期么?????没想到那女子也在打量着易天,不过那样子好像是发觉了什么有新奇事物样子。盯着易天看了好一会后她才转过头去,继续孤芳自赏,好似这二楼的事物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样子。

回过神来后,易天发现自己背后的衣服都有点湿掉了,这种感觉是一种俯视,彻彻底底的在俯视着易天的样子。可既然来了群英楼易天也不好立刻就离开,要不更加惹人怀疑了。

一个时辰在那里坐如针毡,易天有意无意的避开那女人的视线,往外面看去,正好瞧见南宫杰这小子走进‘群英楼’。这可是大救星啊,易天想了下,立刻起身后朝楼梯处走去,准备在那里堵一下人。

带着几个师兄弟们一起上三楼,南宫杰走在了最前面,忽然看到一个蜡黄脸的世家修士堵在二楼的楼梯口。旁边的师兄弟们正要上千训话,南宫杰的耳边突然听到传音:“我给你的紫幽香兰转交给你姐了吗?”

看了下眼前这人,南宫杰微笑着说道:“原来是易师弟啊,相请不如偶遇,跟我上三楼吧。”说完就领着人直接上去了。

向阳处的她

只见易天笑了笑把路让开后道:“南宫师兄说的是,小弟自当奉陪。”

可南宫杰收到的传音却是:“你小子敢占我便宜,南宫倩云没和你说过我的事么?小心我连你一起揍。”听得南宫杰脸上抽了一下后,热情的走过来搭着易天的肩膀称兄道弟起来,让旁边的师兄弟们还以为两人真是老相识了,这世家散修是南宫杰安排来帮忙的。

跟着南宫杰上了三楼后易天总算是松了口气,坐在下面被那个女人盯得实在是太难受了,好似在她面前自己都没有什么秘密一样。想到这个女人肯定有问题,易天看了看南宫杰,现成的帮手不就在旁边么,一会忽悠下,叫他去摸摸底。

跟着南宫杰来到三楼后易天才发现这待遇真是相差太大了,这里专门接待玄灵派宗门弟子,来人都可以找一个个包厢,外面还有隔音措施,即便是金丹期修士也不能探听到里面人的谈话。

南宫杰让那些师兄弟们自己找位子坐,然后领着易天进入个包厢,这次南宫倩云曾和他说过‘见到易天后带她问好。’南宫杰还是第一次听她这么说过话,自然知道易天在姐姐心里的分量。

光凭南宫倩云把自己的额度让给了易天,就让南宫杰知道深浅了,而且在风华城外又和易天交过手,发现易天连宗门的‘明阳炼神术’都会,这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在包厢里面坐下后,易天先开口问道:“上次那紫幽香兰的事,你办妥了吧,我很好奇你姐姐是怎么拿到的破障丹丹方的?”

南宫杰倒是先打量了番易天,见他的装备都是精心准备过得,明显是有备而来,而且自己姐姐肯定和他有过交代了,所以这次玄阳洞之行对自己也是暗中的一股助力,想到南宫倩云的安排南宫杰也是心中一阵激动,‘上阵不离父子兵,取宝还的靠姐夫啊’。

清了清嗓子后,南宫杰回道:“我姐和白骨门的柳飘飘达成协议,只要对方可以刻录一份破障丹的丹方,她这里提供三株四阶的紫幽香兰。”

如此易天才恍然大悟,两个女人还有这么一茬私下交易啊。可转身一想又不对,问道:“那不是还差两株么,南宫倩云准备到哪里去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