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类似的传媒

慕容青一脸黑线,心口隐隐作痛,在小男人眼中,她就只是一个人形肉盾?

这太打击人了。

她还以为,小男人喜欢她,才不愿意让她死去。

“小凤凰没事吧?”慕容青记起了正事。

这时,叶非叶抱着小凤凰来敲门。

君尘开门。

小凤凰看到慕容青醒了,立刻飞奔过来,一脸喜悦:“干娘,你终于醒了,你吓坏宝宝了。”

“宝宝以为再也看不到干娘了,呜呜呜。”

慕容青苦涩一笑:“是干娘对不起小凤凰,干娘没有保护好小凤凰,让小凤凰被坏人欺负了。”

叶非叶认真的道:“校长,我不在这段时间,谢谢你照顾小凤凰。”

虽然慕容青现在是市长的,但叶非叶还是觉得叫教主更家亲切。

叶非叶这一声感谢让慕容青非常受用,顿时优雅一笑:“小凤凰虽然是你的女儿,但我也是在东联看着她长大的,我又是她干娘,这是我应该做的。”

长腿清纯少女在没有水的泳池写真

叶非叶道:“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助你渡劫。”

“谢谢非叶,爱你。”慕容青笑容灿烂,一把抱住了坐在床头的叶非叶,圣女这个承诺太受用了,让她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因为,她刚刚犯下大错,小男人让她留在凤凰山都不易了,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赐予她踏入金丹的造化。

慕容青又问道:“非叶,马家方面怎么样了?”

叶非叶认真的道:“我是圣女,他们敢拿我怎么样?”

慕容青拿起手机,刷一下新闻,圣女出手,必定轰动整个钱塘江市。

果不其然,看了网上的新闻关键词后,慕容青惊呆了。

蛟魔王!

水漫金山!

圣女一剑指路成江。

圣女两剑斩杀蛟魔王。

马宗师两位夫人已死。

她反复看着叶非叶斩杀蛟魔王的画面, 如痴如醉,喃喃自语:“非叶,你才离开一段时间,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了,真让人羡慕。”

小凤凰嘻嘻一笑:“干娘,娘娘还没有用完部的力气呢。”

慕容青脸色又是微微一变,看了看叶非叶,又看了看君尘,又看了看小凤凰,一阵无语。

这一家三口真是一个比一个恐怖啊。

不过想想,自己金丹稳固境界,越级一战,灭了一个普通金丹,想想也超级厉害的,震惊了一大票人。

那是她第一次对上金丹,她也没想到自己能够一剑就把普通金丹给秒了,自己都被吓到了。

她突然有一种犯贱的想法,她得感谢那个恶魔把自己抓回来,不然她也不会变得这么强。

不过这是事实。

想当初,那个恶魔软硬兼施,把她抓回来,她以为那是她绝望的开始。

谁能想到,从那以后,她的人生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功逆天改命了?

当晚,君尘吃了三颗融魂丹,这种丹药是多功能的,辅助记忆融合,修复神识的后遗症,补充神识之力都可以。

运气好,还能达到神化境界。

大床上,一家三口穿着睡衣,躺在一起。

小凤凰这一天下来很累,跟叶非叶你侬我侬的几分钟就睡着了。

君尘忍不住小声叹道:“孩子他娘,我们似乎很久没有一起睡了。”

叶非叶声音带着歉意,道:“你刚施展那个追魂血引秘术,损耗很大,没有十天半个月恢复不过来,还是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君尘笑了笑,把女人揽入怀中,在耳边问道:“孩子他娘,我有一个问题,你还能变身九界第一仙是什么情况?”

普通状态的孩子她娘,实力虽然很强,但化身九界第一仙后,实力至少强大了三倍,这让君尘很是好奇其中的缘由。

女人和过去一样,高挑轻盈的娇躯轻轻挣扎一下顺从了,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和以前不一样,服用融魂丹后我头不疼了,我可以控制自己。”

“我觉得,那更像是一种状态,我在回忆过去的我,就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

君尘松了一口气,道:“看来跟超人变身一样,这是好事。”

叶非叶:……

她又道:“回忆过去可以让我获得强大的力量,但我不喜欢那种感觉,因为那仿佛不属于我的力量,如果可以不用,我一辈子都不想用。”

“没事,不用也很强了。”

君尘抱紧女人的香肩,他估计,家里的女人之所以不敢多用那种力量,并不受到实质性的影响,而是心理阴影在作怪。

君尘又道:“九界第一仙的记忆,你都完知道了吧?”

叶非叶轻轻点头。

君尘笑了笑:“那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可以跟你的男人分享吗?”

叶非叶轻咬樱唇,道:“可以不说九界第一仙吗?”

“不说就不说,我们还是做一些夫妻该做的事情吧。”

君尘一本正经的道,“话说,我们以前都没有保护措施,孩子她娘你离开好一段时间了,身体还是没有动静,看来我们造人失败了,我们得加把劲了。”

看到自己的男人蠢蠢欲动,开始对自己动手动脚的,叶非叶绝美脸色浮现一层红晕,弱弱弱的道:“你不是很累吗?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而且,造人失败能怪她吗?

不过好像真的怪她。

她得到了九界第一仙的记忆后,对自己的体质了解得所未有的透彻,

九窍玲珑仙体属于最顶尖的太阴之体,一开始修炼后,寒气贯穿身经脉,极致的冰冷,对自己的身体也有些不小的影响。

其中,就包括这种体质很难受孕。

除非,自己的男人修为远远超过她。

不过,这种羞于启齿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跟自己的男人说?

君尘认真的道:“我的确很累,看到孩子她娘你,我总是充满了干劲。”

“滚滚滚!”叶非叶又气又羞,没有一点老夫老妻的觉悟。

纠缠了一番,烈火吞没了她,心灵也被吞噬了,她忘记了反抗。

不过有一点她很庆幸。

她得到的那些记忆很可怕,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一点,自己的男人可能不是一般人,可能和她一样,前世都不是普通人,不过这并不重要。

只要她知道,自己的男人很喜欢自己,很喜欢小凤凰,自己的男人愿意为这个家庭付出一切,那就够了。

他是谁,这一切都不是很重要。

次日,四人打点行装,准备回去。

不过,在离开之前,君尘悄然返回西湖了一趟,他想要知道,蛟魔王到底吃了什么东西才能化形。

而秘密的真相,可能就在西湖之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