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视频app安装下载

翁婿二人见面后叙了些话,由于王致清部损失惨重,残部,甚至包括王致清本人都有伤在身,而且这些日子接连交战,各自早就疲惫不堪。高进已经让人安排好了地方,让其残部扎营治伤休整,至于王致清等人,自然也特意安排了住处。

脱下伤痕累累的盔甲,梳洗后包扎了伤口,再换了身干净衣服,王致清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这一觉下去,直睡到第二日的午时,等王致清起身后,高进带着刚刚赶到仙桃的王玲儿和王婉儿已早在外等候着了。

见到身着青衫,消瘦的不成样子,头发满是花白的王致清,虽早有心理准备,但一见面王玲儿和王婉儿就忍不住落了泪。

“父亲,您……您如何这样了?”

“好孩子……好孩子……。”抚摸着跪在自己膝前的两个义女,王致清百感交集,眼中不由得湿润起来:“为父能活着见着你们已是侥幸了,还谈什么样子?地上凉,起来,都起来吧。”

两人这才起身,搀扶着王致清在一旁坐下。坐下后的王致清看看这两个义女,再望向一旁的高进,欣慰道:“我王某人这一生做了许多事,有的做对了,有的做错了,但今日觉得把你们许给平寇王才是这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岳父大人……。”高进上前一步。

王致清笑着摆手道:“女婿啊,都是一家人,无需如此,坐吧,都坐吧……。”

招呼着高进坐下说话,王玲儿和王婉儿却不肯入座,而是在一旁陪着义父和丈夫。对于她们两人,王致清也不勉强,只是笑笑随她们去。

“当年,为父未听你们所劝,才至有今日。回想当日,心有愧疚呀……。”

“岳父,您刚才说了,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既然如今已脱离险境,岳父就不必担忧,这些日子好生修养,至于跟随岳父突围的兄弟们,小婿也做了安排,等过些日子,岳父可去华容或者安乡驻兵,如岳父另有去处也可自行前往,小婿来安排就是。胜败乃兵家常事也,以岳父您老人家的威望,只需修养些时日,一定能再卷土重来。”

高进部现在所占的地盘不小,西至巴东到宜昌,中至荆州到常德和岳阳,东至仙桃,几乎把湖北三分之一的地盘包括了进去,而且还占了湖南以北不小的地区。

盛夏magic的甜蜜

高进所提到的华容和安乡两县就在高进的腹地,相对来说比较安,同样也便于养兵。高进做这样的安排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眼下王致清部仅千余人,而且几乎个个带伤,完丧失了战斗力。要想恢复需要时间,而且招兵买马也需要地盘,把华容或者安乡其中一地交给王致清,既是表明态度,也是让王致清安心。

王致清听后并没说什么,只是带着微笑看了眼高进,似乎想在高进的神情中找些什么。不过,他很快就把目光收了回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后就同高进说起了其他事。

对于战事,王致清并没谈太多,只是大致讲了些自河南南下后的一路情况,同时也提到了东进的祝建才部。随后,王致清就同高进和王玲儿、王婉儿三人拉起了家常,询问他们近来的情况,尤其是成亲已有些日子了,何时有孩子什么话。就如一个平常老人和自己的子女一般,如不知道的,哪里还能看得出这个普普通通的老者居然是名震天下的三圣王呢。

三人一起用了午饭,随后又聊了一会儿,见王致清露出疲意后高进才带着二女告辞离去。

王致清就这样暂时在仙桃住了下来,两日后身上的伤好了许多,人了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精神。

由于清军虽击败了王致清部,但却为能歼其部,更让高进把王致清救走。湖北的请军除隆科多率领的一部联合河南南下的精锐部队继续追击祝建才部,同时已同江西的明军交上了手外。其余清军也在集合兵力,准备南下仙桃同高进交战。

故此,高进这些日子也忙的很,一方面在调兵遣将应对清军进攻,另一方面不断探查清军的兵力部署,意图击破清军直接东近江夏。所以说,高进同王致清的见面时间并不多,相反在仙桃的王玲儿和王婉儿却一直陪着王致清。

这一日,同王玲儿和王婉儿说了些话,王致清就把她们先打发走了。倒不是因为王致清对她们有所不满,实际上对于这两个干女儿他如今是满意的紧,经历了荣华富贵和大起大落,在如今情况下居然还有这样孝顺的女儿女婿,王致清心中早就心满意足了。

“师兄!”

两女离开不久,林娘子和张淼就来了,他们前来是王致清让人传话喊他们来的,两人入内后,王致清摆摆手让他们坐下,等仆人上了茶离开后,王致清这才询问这些日子修养如何。

“平寇王安排的甚好,这些日子身上的伤已好的七七八八了,那些突围兄弟们我也去看过了,都安顿妥当,人也精神了许多。”张淼当即如此说道,林娘子在一旁点头称是。

王致清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微笑着点点头,随后又叹了口气:“这几日,我一直在思索着,如当日听从平寇王之劝直接入湖北而出川的话,也不会有今日之局了。都是我一意孤行,未听劝告,不仅至使四川丢失,更让无数老兄弟命葬清狗之手。一想到此,我心中悔恨交加,不能自己呀!”

“师兄,当日如何能料得到今日?再说这也并非师兄之错,自川入河南也是众人一起商议的,要怪就怪祝建才私心太重,如他能早些时日放我等出入河南,何来后面的事发生?”张淼连忙说道。

“这些话无非是自欺欺人而已。”王致清摇头道:“师弟你曾经说过,祝建才此人不可信,而师妹几次也提醒过我,但我都未能听进去这些忠言。今日之果,自有当日之因,所谓这一饮一啄皆有来因也。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王致清不是放不下拿不起的人,你们就不必用这些话来安慰我了。”

“师兄……。”林娘子从王致清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些东西,忍不住开口询问。

王致清不等林娘子把话说出口,就先问道:“师弟师妹,你们觉得平寇王此人如何?”

“师兄的意思是?”张淼和林娘子面面相觑。

“说说吧,虽然他是我的女婿,但我也想听听你们的看法,实话实说,但说无妨。”

张淼迟疑了下,先开口道:“回师兄,师弟同平寇王相识较早,那还是当初袁王爷刚刚兵败不久后。以师弟来看,平寇王此人重情重义,又善于用兵,当得是个豪杰。”

“张师兄说的不错,如无平寇王相救,我等早就埋骨天门了,而来仙桃之后,平寇王更是以礼相待,无论衣食药品一应无缺,更给下面的兄弟们安排的妥妥当当,说句不好听的话,祝建才同平寇王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地,一个天!当年师兄把玲儿和婉儿许给平寇王,此事做的一点都不差,师兄可是找了个好女婿啊!”

林娘子这番话让王致清哈哈大笑,神情中三分欣慰七分得意。的确,在如此天下,像高进这样的好女婿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正如前些时候王致清同两个义女说的那样,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把他们嫁给了高进。

“还有件事你们暂且不知,平寇王已许诺把华容或安乡一地交由我驻兵养兵,另外在钱粮上也会尽力支持。”

“此事当真?”听到这话,张淼顿时急问。

“当然是真的!”

“这太好了!实在太好了!”张淼兴奋之极,搓着双手满面喜色:“有一县之地养兵,还有钱粮无忧,以师兄在教中威望当可重聚旧部,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再拉起一支队伍来,到时候师兄重振旗鼓,足可再卷土重来啊!”

“是啊师兄,这可是大好机会,张师兄讲的一点都不错。对了,师兄您觉得是华容还是安乡合适?此事需早确定,也好让大家尽快准备。”林娘子的兴奋不亚于张淼,同样高兴不已。

可是王致清却神色依旧淡然,仿佛说的这件事和他没有丝毫关系一般。

“华容和安乡我都不选。”王致清如此说道,话出口后,张淼和林娘子同时一愣,一时间不明白王致清的意思。

只见王致清轻叹道:“自来仙桃后这些日子,我想了许多,也考虑了许久。当年起兵,最盛时曾拥兵百万,初入中原更雄心勃勃,意图问鼎九州。可最后呢?这一切不都同云烟一般散去?其中固然有一些原因,但最根本的是我本人啊!本就非飞龙,却偏要遨游九天,如何不跌得头破血流?今日我们三人能坐在此处,说起来是幸运而已。我已想通了,这天下是不准备再争了,我已老了,已没了原本的雄心,同样我也清楚自己的斤两,就算能再重振旗鼓又如何?弄不好反而会害了大家。所以,思来想去,我决定把你们托付给平寇王,希望师弟师妹能跟着平寇王干一番事业,至于我这个老朽,以后就不再凑这份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