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6_465

admin

“刚才爵爷给我打电话,说是不放心你,让我过来伺候。”关月边说,边看着她。

慕容霓裳撇撇小嘴,幅度不大,可是关月看到了。

爵爷关心,怎么太太好像很不屑?

慕容霓裳心里是在吐槽的,不放心,为什么就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

有事出去,又是别的事情比她重要。

她觉得,自己在他面前,真的没有尊严,随便被他轻贱。

慕容霓裳把面吃光了,想着也晚了,说道。“你回去休息吧。我也不外出,不用伺候我了。”

“那我在外面候着吧,你有事可以叫我。”关月可不敢回去睡觉。

“不用了,难道你要一晚都候着不休息吗?”慕容霓裳不是苛待下人的主子,劝关月回去。

“你不用担心,爵爷说了会回来的,到时候我再回去。那我先出去。”

关月退了出去,关上房门以后,在旁边的小客厅坐着。

坐了十来分钟,手机响了,是爵爷啊。

坐在小路上啃西瓜的双马尾美少女

“太太怎么样了,吃晚餐了吗?”顾西爵开口就是问慕容霓裳的情况,其实他离开别墅才半个小时。

“厨师做了一碗面条,太太全吃了。”

“她情绪平静没有?”

“还好,有主动跟我说话,让我回去休息,没有哭,眼睛也没有红。”

“嗯,看好她了。”

顾西爵稍稍松了一口气,吃了东西,也不哭了……

这边,他来到了地下室,裴依兰已经被抓来这里。

“少爷!”苏城一个多小时前就到了,手下很轻松就抓到了裴依兰。

“嗯,裴依兰现在什么状况?”顾西爵说起裴依兰,俊脸冷若冰霜,眼底闪过了狠意。

本来昨晚霓裳对他的态度有所松动,今早夫妻两进一步缓和。

大好势头的时候,裴依兰这个贱货冒出来搞事情,不但让他们缓和的干系再度降到冰点以下,还害得霓裳哭得那么伤心。

他是计划好要说的话,被她添油加醋的说了,让霓裳胡思乱想,罪加一等。

“被抓来了将近一个小时,到了就马上开始,上了几个刑具。”苏城介绍着裴依兰的状况。

这个女人肆意破坏少爷与太太的和谐婚姻,活该被折磨。

他叮嘱手下,怎么痛苦怎么来,不用手软。

苏城把顾西爵带到了裴依兰所在的囚室。

哐当,大铁门打开了,顾西爵带着满身肃杀之气走了进去。

距离裴依兰越近,他身上的危险气息就越是浓厚。

晚上与慕容霓裳爆发的矛盾,让他的心情极差,才会一秒钟都等不了,让苏城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个贱人抓起来。

这个时候的裴依兰,刚刚结束了一轮酷刑。..

此时,她的脸苍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偏偏,额头,两边脸颊,还有下巴上却有血肉模糊,有微微焦黑的长方形烫伤疤痕。

疤痕这么新鲜,是刚刚才受的刑,也是古代最常用的严刑拷打方式之一,用烧得发红的铁块烫在她的脸上。

这样不但剧痛,当事人还能嗅到自己烫焦了的肉香,还会留下丑陋的伤疤。

裴依兰以前是娱乐圈的女艺人,每次出席活动,扮演角色,都打扮得光鲜亮丽,国色天香。

昔日的大明星,突然被毁容,还受尽折磨,这比杀了她更加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