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手机破解软件

admin

  景博渊看着叶倾心走进宿舍大门,身影消失在挂角,才转身往回走。

  手机忽然响,他掏出手机看了下,是程如玉的电话。

  刚滑动接听,程如玉亢奋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小丫头有没有感动哭?”

  景博渊单手捏了根烟塞进嘴里,又摸出打火机点燃,边吐出口烟雾边不咸不淡道:“你倒是有闲心。”

  程如玉嘿嘿一笑,说:“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小丫头光调教不行,还得哄,时不时来点惊喜浪漫,你晾了人家好几天,不得打一巴掌给颗甜枣?对了,今晚一共花了五十七万,你看什么时候给我?”

  “懂这么多哄女孩的套路,程奶奶应该多给你安排点相亲,让你早些结婚。”景博渊慢条斯理道。

  电话那边愣了一下,紧接着传来程如玉的咆哮:“别啊,不图你滴水之恩涌泉报,但也不能恩将仇报吧?我这也是为了你呀——”

  景博渊没再听他胡扯,直接掐断通话。

  回到车上,罗封帮他关了车门,坐进驾驶座踩油门启动车子。

  “你跟程如玉很熟?”车子开出一段距离,景博渊冷不丁开口。

  轻缓的语调,却让罗封没由来心头一沉,他咽了口口水,才开口回答:“也……不是很熟……就、就这两天见得多点……”

  景博渊伸手降下车窗,对着窗外磕了磕烟灰,漫不经心道:“把上司的行踪告诉外人,你倒是个好助理。”

   享受阳光美妙气息的少女

  罗封心跳一顿。

  完了。

  “对不起,景总。”罗封边控制着车速,边诚恳道歉。

  这几天程如玉十分积极地向他打探景总的行踪,他觉得程如玉与自家老板关系一向很好,知道行踪也没什么关系,架不住程如玉的热情攻势,就如实交代了。

  不知道这程如玉做了什么事,惹到了景总,害得他里外不是人。

  景博渊掀起眼皮淡淡地扫了眼罗封的后脑勺,没再说什么。

  可他越是这般不咸不淡,罗封心头越是打鼓打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