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8_475

admin

“你,你在救他?你这样能救他?”

傅太医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没有了呼吸,脉博全无的人,能被救回来。

而且是这么“激烈”的方式救回来。

只见夜姑娘侧跪在端翌身侧,两只手不断往下按压着端翌的胸口,停一会儿,便停下按压的动作,然后继续“羞羞”地“吻”端翌。

夜姐姐你是疯了吧?

你这样子,如果传出去,以后怎么做人啊?当众亲吻一名男子……

宝瓶的神经崩到了最紧,眼前浮起她们村里被装进猪笼沉塘的青年男女。

夜姐姐,你再这样抱着端大哥“那样那样”会被沉猪笼的。

“相信我,你们都不要废话,站边上点,端大哥需要通风透气!”

夜萤毫不客气地道,语气里霸气凛然,不容拒绝。

傅太医一楞,呃,还真有王妃的气势呐!

可惜啊,有王妃的命,没有王妃的福份。

香甜甜的爱恋纯美女生

如果端翌一直和夜萤处下去,傅太医觉得,凭着夜萤的学识和能力,还真有可能破例成为靖王妃呐!

看着端翌铁青的脸色,傅太医默默地向后退了一步,说句大不敬的话,现在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夜萤一直努力按压着,端翌的胸口好结实,她每一下按压,都要使尽全力,否则,达不到向下五厘米标准。

向下五厘米,是端翌的心脏,现在,那里停止了博动,自已必须与死神抢时间赛跑,手再酸也不能停下来……

夜萤一直拼命按着,但是端翌却依旧毫无动静,直挺挺地躺在那里,他英俊的面容,被水一泡,显出一种奇异的苍白,夜萤第一次发现,端翌的眼睫毛竟然那么长,此时双眼乖顺地闭着,眼睫毛在他眼下投下暗影。

想着端翌骑着白马英武的样子,想着端翌每天教授宝瓶、宝器兄妹俩帅气的模样,夜萤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端翌会这样就没了。

“笨蛋,你明明知道我会水,为什么还要跳下水救我?你就不记得,自已不会水了吗?笨蛋,端翌你这个笨蛋,快给我醒来!”

夜萤实在气不过,来不及悲痛,一种气愤至极占据了她的心绪,忍不住让她脱口而出。

笨蛋!她竟然骂神武将军笨蛋?

呃,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这个女人敢这样骂王爷了。

傅太医和一众侍卫默然垂头,看着夜萤徒劳的努力。

夜萤的手都要断掉了,她本来就不是个擅长体力劳动的人,穿到这个孱弱的身体,更是缺少锻炼,现在持续不断地做着胸外按压动作,已经快到她体力的极限了。

“醒来,端大哥,你一定要醒来。

以后,我一定不睡懒觉了,和宝瓶宝器一起,早早起来锻炼身体,向你学武功,好吗?端大哥,你醒来教我好吗?”

夜萤边按,边努力为端翌打气。

电影电视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对于昏迷不醒的人,要在他耳边一直唠叨,然后他听到了亲人的召唤,就会醒来?

再或者,他不是因为听到亲人召唤醒来的?而是因为太唠叨被气醒的?

不管是哪一种效果,只要他能醒来就好!

不知不觉间,泪水已经爬满了夜萤的脸颊。

傅太医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所有的侍卫也低着头,风吹干了他们脸上的泪水。大家都呆呆地看着夜萤一刻不停地动作。

“夜姐姐,你歇一下吧?我来替你按?”

宝瓶上前。

“不用,你不懂得正确的姿势,姿势不对,一切白费。我的手很酸,我现在很累,可是我不能停。一停,端大哥就回不来了。”

夜萤坚定地道。

可是你不停,端大哥也回不来了。

宝瓶心里默默,却不敢说出口。

逃荒路上,她见过死伤无数,见过一口气喘不上来倒毙路边的,见过太饿被一口包子噎死的……就没见过,死了还能活回来的。

然而夜萤还在坚持。

傅太医稳稳心神,脑子里依然是割裂的。

一边脑子乱哄哄地想着,天下大局,自靖王爷殁去后,怕是会再起风云……另一边脑子乱哄哄地想着:不可能,靖王爷怎么会死在一条小河里呢?他什么风浪没见过?

傅太医脑子一会清醒,一会儿糊涂,简直是在水火炼狱间煎熬。

若不是现在夜萤还在努力做着什么,傅太医整个人已经垮了。

所有的侍卫和傅太医一样……

他们不光是一身安危荣辱系于靖王爷身上,连带着他们的家族、族人、妻儿,所有人的安危荣辱,亦全系于靖王爷身上。

在他们眼里,靖王爷就是他们的追随和奉献。

如今,靖王爷突然没了,他们的人生,忽然变成大段大段的空白,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俨然已经成了没爹娘的孩子一般。

这身武艺有什么用?还不如当初精研了水性,也不必让靖王爷以身赴水……

他们的目光呆滞,如今,只有夜萤一下一下,按压着端翌胸口的动作,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这个女人如此坚韧执着,一往无前,莫名地给了他们一点希望。

他们眼巴巴地看着夜萤,希望她能用力点,再用力点,这样是不是就能把靖王爷从地府边拉回来呢?

“夜姐姐,算了,已经很久了,都没有动静了,夜姐姐,你,你停止吧,再下去,就该伤到端大哥了……”

宝瓶哽噎地说不下去了。

是的,傅大夫说的有伤遗容是有道理的,再按压下去,端翌饶是铁打的身子,也会挫伤的,到时候,胸口青一块紫一块,带着这样的身躯去地府真的好吗?

而夜姐姐的样子,分明是疯魔了一般。

现在宝瓶确切晓得了,夜姐姐一定是极为重视端大哥,极为喜欢端大哥,所以在大家都放弃,觉得没救的时候,她还在努力。

可是这样的努力也没有什么意义。

端大哥已经……

宝瓶冲上去,想拉开夜萤。

“宝瓶,别闹,你不懂,有人胸压按压三四个小时,最后救回来的也有,你不要阻拦我,我一定会把端大哥救回来的。”

夜萤真的疯魔了,她眼里只有按压、送气,别人的话,根本听不进去……这里是销魂断君江陌南,早上要去开会,很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