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_480

admin

苏氏觉得那话有些道理,哪怕不让丈夫进产房参观,也一定要丈夫参与整个扶养孩子的过程,不然有些男人会觉得生孩子又如何?哪个女人不会生?多简单的事,简单的就像母鸡下蛋,肚子疼了,送进产房,不一会护士抱个婴儿出来,给你看看说就是你孩子。你看,这就是生孩子的过程,多简单,老婆吵架时还念叨什么多么辛苦生下孩子的,听了都烦。

坐月子的女人更是躺着吃喝,还说什么月子没做好头疼关节疼的,我看就是娇气,我妈生了那么几个孩子咋没你那么娇气的?

到了孩子这,以为孩子睡几个月就会向你笑了,看,养孩子多简单。哪知道孩子一夜换几次尿片?哪知道每次孩子大便当妈的都要看看颜色稠稀的,甚至有的还闻闻,有没有奇怪的不是大便味,好判断孩子的身体状况。

不参与哪知当妈的辛苦?不参与哪知孩子是一次次喂一次次把尿拉扯大的,不是风吹吹就大了的。

这次苏氏无论如何都会让三老爷参与进来,不要像之前三个儿子一样,哪天游荡回来一看,哟,都长这么大了,我还以为是大房的哪个儿郎哪。

几个儿子加庶子,为何小的时候,三老爷只对庶子六爷最亲近,还不是那时候黄姨娘成天的不是小儿吐了、发热了、不想吃饭了,一个个的借口去找三老爷过去,那时就三个儿郎,见的哪个多,给谁操心的多,自然和哪个儿子亲近。前世不就有个现象,家里几个子女,哪个越捣蛋越折腾父母,反而父母就越偏心那个,因为那个让父母付出心血最多,占据父母内心位置也最大。老实听话的、不让父母操心的,拿前世流行的话来说,太没存在感了,父母也就没那么放在心上。要不有句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

那时的苏氏笑三老爷真的是纯真,看不透黄姨娘的把戏,还心疼庶子的身子不好,跑来找太太这个闺密诉说自己内心的担忧,还说太太身子好生的儿郎就是健康,黄姨娘娇娇弱弱的,生的儿郎身子就弱。

苏氏心里鄙视三老爷,他没看见大儿病时自己两天不吃不睡的守着,没看到二儿两岁还不张口说话时,自己找了多少大夫,寺庙的台阶自己都跪着上去的。

苏氏懒得搭理他,可是却气坏了那时还不大的云娘。

云娘就打探好了后,一天夜里,硬拽着三老爷偷偷溜到黄姨娘窗下,开个缝,就听黄姨娘双手合十,喃喃的道:明天娘就给六郎吃药,对不起六郎了,等娘把太太斗下去,把老爷整个拉过来,娘去庙里给菩萨塑金身,三老爷一看,床上的六郎光着身子在睡觉。

三老爷一看此情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棒槌又不是傻缺。气的三老爷都不从门进,直接爬窗子进去,跳下窗,给了黄姨娘心口一脚,当晚黄姨娘就小产了。

暴怒的三老爷要把黄姨娘轰去庄子,苏氏想,轰了她,那庶子不就是要自己来扶养了,就借着黄姨娘小产身子不便,说出去把个小产的姨娘轰走,外面不说你老爷如何,只会说太太恶毒。

浴室美女浴缸铺满花瓣出水芙蓉清纯美照

听了太太这么说,三老爷这才留下了黄姨娘。但自那以后,三老爷就没进过她的屋子,对黄姨娘和六爷也就淡了。

想到这,苏氏就想这次非要把三老爷给拽进扶养小儿的日子里,不然你再辛苦他还是会觉得儿子风一吹就长成了哪。

躺着看熟睡儿子的苏氏脑补的欢乐,就看见歇了会春草就又回来了,把外间门窗关好。又把这厚门帘取下挂外间去。

苏氏一会就听见小儿哼哼唧唧的,笑着对春草说道:“估计是尿了,让奶娘来”

燕旻堂右侧有个小院落,称不上院落,是和正房一体,都是孩子小时住的地方,大了就搬去前院,二爷五爷九郎都在里面住过,有三间正房,正房是又分三小间,卧房厅房书房,每个正房左右各两偏房,给下人住的。

奶娘如今是住这里。这个奶娘是大嫂给找的,家事清白,人也利落,在这都已经呆了一个月了,苏氏见自己老不生的,就让她把自己的孩子带来喂,昨儿太太生了,奶娘也赶紧把自己孩子送回去了。

奶娘过来后,熟练的给小儿换了尿布,一股臭味散开,苏氏想怪不得屋里有股味道,你说这小儿要是日夜和月婆子呆在一个屋子,那屋子岂不是臭上天了。

难怪这里的贵妇都是月子里不照看婴儿的,都是放在奶娘屋里。之前自己也是如此,只想好好做个月子,把自己护理好,就月子里没照看过婴儿。自己前世胳膊疼肩膀疼,那都是月子里抱孩子抱的。这世苏氏就格外注意了,反正有那个条件,不像前世舍不得花钱请保姆。

灵机一动的苏氏,就想怎么让三老爷晚上也住在这,要臭大家一起臭,也让你尝尝抱着不睡光哭的小儿整晚来回转圈的滋味。

春草看着太太两眼发亮,不知太太又想啥主意了,笑道:“太太又想啥哪?”

苏氏嘿嘿乐,摇头说道:“不告诉你,急死你吧”

春草看苏氏还有心玩笑,心下里放了心。这两次凶险吓死个人,就怕太太跟老夫人一样,四十岁生产,坏了身子,精神又不振,慢慢熬了心血,也就寿命不长了。

等奶娘收拾完小儿,见小儿还在熟睡,就笑着对太太说道:“小儿郎睡得真好,都说小儿能睡长的快,到时肯定是个健壮的”

苏氏含笑的说是,打发她下去了。

出了屋的奶娘好奇怪三房的太太,别人家都是奶娃和奶娘一个屋住的,可这太太非要自己守着奶娃,需要时才让奶娘过去,好担心怕被辞了这份工。住这一个月,发现这三房的主子都奇奇怪怪的,儿媳从不给太太请安,儿子没有干正事的,男主子是个天天围着太太转的,女主子到是个心善的,空那一个月还让自己接了娃过来喂。

太太生产那天还听说地府里转了一圈回来。吓得自己都要去庙里烧烧香了。自己后来在屋里拜了半天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