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_477

admin

云霄面对司城丰元满心满眼的不甘,实在有些哭笑不得,感情的事从来就是两个人的事,需要对第三个人交代吗?

不错,说起来,司城丰元好像就那一次对不起她,而司城玄曦对她的伤害要多得多,但是,这些伤害,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如果非要比较,一个是背信弃义恩将仇报自私自利,一个是毒物控制被动伤害虽小节有亏但大义不输。

司城丰元伤害她时,两人是恋人,一个男人不去保护一个女人也就是了,在生死关头竟然还能把女人置之死地为自己谋求一线生机,这是对感情的背叛,也是人品的最真实呈现。

司城玄曦伤害她时,她于他只是一个陌生人,而且,他是被动的,除了请圣旨娶她这件事,另两次,都是在药物的控制之下,甚至第二次蓝素琴下的那些媚毒,她还有些责任。

司城丰元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伤害最亲近的人,心狠手毒,必要时,所有的人都能被他牺牲,这样的人,有什么可取之处?就算他身为皇子,现在更是身为太子,离皇帝之位仅一步之遥,但这样的人品,云霄又岂会看在眼里?

这些都是其次。

最重要的是,司城丰元把她一颗纯真的心击碎,把她的心伤得千疮百孔,又夺了她的性命,让她几乎失去爱的能力,但司城玄曦,却是在几年之后,用自己的真心,一点一点修复填补了她心中的空洞的那个人。

爱情去时,毫无留恋,爱情来时,毫无道理,上一辈子,她爱的可能是顾飞,但是这一辈子,现在,她所爱的,却是司城玄曦。爱,本心,才是最重要。

司城丰元固然觉得难以理解,其实云霄对于爱情的突如其来,也是有些苦笑不已的。

在云霄的这两辈子,最应该感觉难以理解的,轮也轮不到司城丰元吧?曾明确表示过想照顾她,和她在一起的,最应该觉得难以理解的,应该是荆无言。连荆无言都能对她予以理解,他司城丰元有什么理由在这里叫屈?

云霄忍耐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运动型清新马尾女生写真集

司城丰元略略眯起眼睛,眼里一片阴鸷,道:“我想说的是,司城玄曦的命,在你的手中!”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宵露,你是聪明人,你会不知道我的意思?”司城丰元冷笑。

云霄齿冷,道:“我又不是你,我怎么会知道?”

司城丰元皱眉,毫不隐晦地道:“我也不怕对你说明白,司城玄曦这次出征,必死无疑,你若是顾惜他的命,我自有办法让他不死,要他的命,还是要你的所谓的爱,你自己决定!”

云霄心中冷笑,道:“我该如何做?倒要请你教我!”

司城丰元脸色一松,以为云霄已经被这番话吓住,口气松动了,他轻松地,带着把握天下般的睥睨之气,志得意满地道:“现在你的身份,想必在燕王府里也是保密的。那么,你随我去皇宫吧,只要你跟我去,明天,我再让兵部拨将士八十万随司城玄曦出征,以司城玄曦的能耐,八十八万大军,对阵西启一百二十万军队,以司城玄曦的能力,虽然并不轻松,但是,却应该有五成胜算。另外,我会让燕州的边防,驻防所有兵马听从燕王调配。如何?”

云霄冷笑道:“这条件还真优厚!”

司城丰元道:“那是自然,现在你该看出来,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难道你想害死他吗?”他突然就笑了起来,用一种必然的口气道:“你还有什么可考虑的?相信即使司城玄曦醒了,知道只要你跟我去,他就能凭空得到这些助力,他也会愿意的!”

云霄看着司城丰元得意的眼神,还有那种想当然的样子,心中的讽刺越发深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如此,佛心看佛,鬼心看鬼不过如此。

他自己是这样的人,便以为天下都是这样的人。实在是可笑。

司城丰元看到云霄唇角的冷笑,不悦地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说错了么?我就不信,这么利人利己的事,你有什么理由拒绝。再说,你现在不同意,那我就对司城玄曦说,等到司城玄曦抛弃你时,你岂不是更无颜面?”

云霄道:“是吗?你以为司城玄曦像你一样?”

“天下哪个男人不是一样?”司城丰元撇撇嘴,鄙夷地道:“你当司城玄曦有什么不同?当时若是他在我的处境,你当他会比我好多少,你当他就不会像我一样做吗?女人总是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浪漫,你怎么会也这样?”

云霄不得不佩服他的强大,这种自以为是的想法他竟然振振有词地宣之于口。

她实在不想理他,所以,她只冷冷瞟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但是这一眼,让司城丰元瞬间领会了意思,他顿时很是不爽起来,含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当我说得不对么?我看,你就别太天真了。我可以和你打赌,只是,我不想你那么难堪罢了。”

云霄道:“你走吧,如果你来只是说这些,那么现在你可以走了。”

“不敢赌,是不是?原来你还是怕输,原来你还是自欺欺人。宵露,是不是因为我对你好,所以你才不珍惜,所以你才无视?”司城丰元怒了,他觉得,以他现在的地位之尊,对云霄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这个女人竟然这样不识好歹,是可忍孰不可忍?

云霄冷冷道:“我不是你,我从来不做这么无聊的事。何况,还是和一个无聊的人赌。”

“你要为你说的这句话付出代价!”

云霄冷笑:“有空做这么无聊的事,你还是多留点心思去关心你的皇兄皇弟们吧,不要以为现在大局已定,你这个储君之位就稳稳当当了。”

“看来,你一点也不关心司城玄曦的死活嘛!”

云霄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他,没有任何一刻,她像现在这样为他的智商捉急,一个人,哪怕地位再高,身份再尊贵,但是有一颗这样的心,也是值得可怜的。她漠然道:“他不需要我用自己来为他换得胜利,我若是用我自己为他谋取这些,那是对他的侮辱,你这样的人怎么能明白?”

她若要帮他,又何必要从司城丰元这里着手来恶心自己,只要她愿意,以云家的底蕴,还不能保得司城玄曦平安么?

只是,她知道司城玄曦要的不是这些,他是个真正的男人,是不会利用女人来达到目的的,所以,她可以陪他,可以帮他,但是不论陪或者帮,都要控制在一个度上。

司城丰元看着她的眼神中带着一种忍耐的愤恨,他心想,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你就是怕。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你以为司城玄曦有什么不同,我非要让你明白,其实他和我一样,本质上并没有区别。我会选择的,身处我的处境,他一样会选择。

你不信,哼,我会让你相信的。

只不过,这些话,他放在心里,只是那双眼睛里透出来的狠厉之色,让云霄觉得有如被狼眼狠盯,极是不舒服。

司城丰元的心情是很憋闷的,他觉得他已经够纡尊降贵了,也够有诚意了,但是被干脆地拒绝,他怒火中烧之中,那份执念竟然更加强烈。

云霄愈是冷淡,他就愈是感觉发怒,而愈是发怒,愈是在心中发恨,要征服她,要得到她。他一甩袖子,重重一哼,用冰冷的隐含愤怒的目光看了云霄一眼,大步往外走。

云霄不再理他,她们虽然是在外面说话,但是声音也自不小,她怕吵醒了司城玄曦。

回去内室,司城玄曦没有醒,看着他沉静的睡颜,云霄舒了口气。她和司城丰元,都是带着两世的记忆,尤其上一世,他还曾是她最亲密的男朋友。司城丰元的纠缠,让她烦,也让她对司城玄曦充满了不安。

在今天之前,她以为司城丰元的手段,是因为司城玄曦这个燕王身份实在太过于让他顾忌,所以想办法借刀杀人,清除异己,为的是以后他能顺利登基。

但是就在前一刻,司城丰元的话说的很明白,那些或许也是一个原因,但是,最主要的原因竟是因为她。

是她才让司城玄曦陷入这样的境地。

是她,才使司城丰元这么明显的借刀杀人,要置他于危险之中。

于司城玄曦来说,她算不算红颜祸水?

这个世界,还能更可笑一点么?司城丰元,还能更不可理喻一点么?

尤其是现在,他的父皇停灵待发,他的母妃为父殉葬,哪怕他来自另一个世界,但是这些年来,他所有的一切莫不是他父皇母妃所给予,他竟在这个时候来纠缠自己,来以权谋私,这样的人,还妄想一统四国,效法秦始皇?

云霄轻轻地,自语般地呢喃:“玄曦,若是有一天,你知道是因为我才使你陷入这样的境地,你,会不会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