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4_467

admin

  “谢谢你,顾铖!”王兰像是突然间想通了什么,感激地看了顾铖一眼,随即拿起安然的手机走出了门。

  顾铖轻轻地笑了笑,低头看着安然,只见她的额头不停地冒着汗,这才恍惚间觉得屋子里有些闷热。但烧还未退,他自然不敢轻易打开空调,不由得犯了难。

  回头看一眼放在墙角的电风扇,顾铖突然灵光一现,拉着刚刚走进屋的安辰,又往屋外跑去。

  “干嘛去?”

  “陪我买点冰块回来!”

  “欸?”安辰愣了愣神。

  “你姐的屋子太闷热了,暂时不能开空调,得想办法降降温。”顾铖解释到。

  “买冰块有什么用……”

  “自有我的用处。”顾铖说,“哪里有卖的?”

  “哦……水产市场应该有。”

  两人随即打车往水产市场赶去。

  王兰来到屋后的阳台,从安然的手机上翻出姚望的号码,却犹豫着没有拨通。

   日系小清新素颜美少女

  “姚望,是我……哎~不行不行!好些日子没联系了,你还好吗?”王兰自顾自地练习着,又不停地自我否定,“不行……这样说未免显得太疏远了。”

  就在她纠结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安迪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丫头,在干嘛呢?发什么愣?”

  “安迪哥哥,”王兰转脸看着安迪,“你和刘婷婷怎样了?彻底分手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安迪点点头,靠在门框上,眼神里带着几分落寞。

  “你现在是什么感受?”王兰又问。

  “若是我说,没什么感觉,你信吗?”

  “不信。”

  闻言,安迪轻轻地笑了笑。

  “是真的。”他说,“决定和她见面的时候,是最忐忑和不安的,尘埃落地之后,反倒觉得一切都平静了。”

  “那是因为你有别的人了吧……”王兰白了他一眼,“我都已经听说了,你和你那个初恋……”

  “哪里有什么初恋!”安迪意外地板起了脸,“全是别人胡说八道。”

  “切……”

  “我去看看粥熬好了没有!”安迪戳了戳王兰的脑袋,“跟着自己的心走吧,不偷听你打电话了。”

  王兰的脸红了红,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稍作平息,拨通了姚望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姚望的声音听来有些飘忽不定,“安然,好久没联系了。有事吗?”

  王兰紧紧握着手机,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

  电话里,两人沉默了一阵。

  “王兰?”姚望像是猜到了什么,声音不由得抬高了几分,“是你,对吗?”

  “是……是我。”王兰的嘴唇上下动了动。

  “你在城里?怎么一早不和我联系?”姚望的口气变了变,“难怪我一连给你写了好几封信也不见你回复,我还一直以为你在学校……怎么不来找我?”

  “对不起啊……”

  “说什么对不起!”姚望打断了王兰的话,“我现在过去找你。”

  “欸?”

  “怎么?不方便吗?”

  “没……没有。”王兰急忙开口,“安然出水痘了,我担心会传染给你。”

  “不碍事,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得过水痘。”姚望只当王兰是替他担忧,心里不免有些开心。他却不知道,事实上,王兰此刻的心情很是复杂,甚至还没做好面对他的准备。

  “嗯。”王兰的手里渗出了密密的汗珠,“我等你。”

  挂断了电话,王兰陷入了更深的自我否定当中。她时常觉得自己配不上姚望,时常自己一个人较劲。这段日子,明明是自己闹别扭不曾和姚望联系,却执意以为是他故意躲着自己……不成想,他已经给自己写了很多封信,最终还是自己误会了他。

  “奶奶!妈……”

  房间里传来安然虚弱的喊声。

  “安然,你醒了?”王兰扔下手机朝房间里跑去。一走进房间,她看到安然垂头坐在床上,汗水浸湿了衣服。

  “安然?”

  “王兰……”安然抬眼看了看王兰,尽管看上去还有些虚弱,但眼神清澈了许多。

  “你总算醒了!认出我了?”王兰激动地奔过去,蹲在安然的跟前,握住她的手,“你知不知道啊,你吓死我们了!”

  “我怎么了?”安然似乎对上午发生的一切全然不记得了,“好热啊……我怎么浑身又痒又痛的,难受死了!”说着便要伸手去开空调。

  “不行!”王兰一把夺过遥控器,“你出水痘了啊姐姐!现在不能吹风的。等烧退了再说吧。”

  “水痘吗?”安然舔了舔嘴唇,“我好渴……”

  “你等着,我去给你倒水!”王兰开心得快要跳起来,一蹦一跳地来到厨房,不忘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安迪,“安然醒了!”

  “噗嗤!”安迪笑出声来。

  “你这话说的,像是她昏迷不醒了似的。”安迪说,“出水痘而已,又不是什么绝症,我一早就说了不用太担心,是你们太夸张了而已。”

  “切……”王兰冲他翻了个白眼,“粥煮好了吗?安然醒了,待会肯定会饿~”

  “马上好~”

  王兰一走出厨房,恰好见着顾铖和安辰推门进屋。

  “你们去哪了?安然醒了!”

  “真的?!”顾铖扔下手中的保温盒,快步冲进安然的房间,“丫头!你醒了……”

  “姐!”安辰紧跟其后进了门。

  “你们干嘛呀……”安然脸色苍白,但还是努力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那是什么表情?撞鬼了哦?”

  “呸呸呸!”

  王兰端着水杯,推开顾铖和安辰,走到安然的身边。

  “喝点水!以后这种不吉利的话尽量少数……”

  安然点点头,接过水杯大口大口地喝着。

  顾铖抬手摸了摸安然的额头:“还是有点发烧。”

  “我好热啊……”安然已经是满头大汗。

  “你等等!”顾铖神秘地冲她笑笑,转头对安辰说,“按我说的做。”

  安辰点点头,将买来的冰块倒出两盆来,搬到安然的房间门口,又从厨房里找来一袋食盐撒在上面,随即将屋子里的电风扇挪到走廊,正对着冰块使劲吹着。

  “很快就会凉快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