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6_469

admin

风一看着风二离开的背影,眼闪过一抹深色。

风二对云凰的事情相当心啊……

能够让风二心,云凰还有什么特别的吗?

算是知道云凰的血可以压制主人的毒的时候,风二都是一脸冷淡。

他们十个人里面,风二的修为最高,因为他除了修炼几乎不做别的。

像风二这样的人,是崇拜强者的,好对主人风二非常崇拜。

可他怎么感觉风二现在对云凰也非常崇拜?

还是说在山脉里面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风二对云凰的事情这么心?

百思不得其解,风一揉了揉眉心,干脆没有再想那么多,转身进入了书房。

“风二。”风二走到府邸大门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喊声。

风二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去,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风四。

对于风四,风二没有任何好感。

美丽的花花公主

以前没有,现在依旧没有。

“风二,主人让你保护那个女人?”风四走到风二的面前,冷声问道。

尽管风四隐藏的很好,可风二还是看到了风四那双冷漠眼睛背后的不甘和愤怒。

主人对谁好那是主人的事情,她有什么可不甘愤怒的?

想到这一点,风二说话的声音平时冷了几分,“风四,你没有权利过问。”

没有权利四个字,让风四眼的怒火差点藏不住。

隐忍着怒火,风四看着风二冷声道,“风二,你别忘了我的身份。”

“身份?”风二闻言讥讽一笑,“在你非要让夫人安排你进入我们风之暗卫队的时候,你已经放弃了你的身份,明白吗?”

“你……。”风四没想到风二这么不近人情,气的差一巴掌挥过去。

深呼吸一口气,风四看着风二说道,“那好,我没有权利过问,夫人总该有吧?”

风二目光冷冽的看着风四,淡漠道,“夫人如果要过问这件事,你大可以去问主人,问我没有任何用。”

话落,风二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走了两步,似想到什么,风二微微侧头看着身后的风四冷声道,“忘记告诉你,别拿夫人压我们,我们和你不同,从始至终,我们心排第一位的是主人,主人的命令对于我们来说才是铁令。”风二说完,转身朝着前面走去。

风四站在大门口,看着离开的风二,气的不行。

那双杏眸之,满是怒火,神色狰狞可怕。

风二买好吃的回到将军府的时候,云凰的院门依旧是紧闭着的。

想到云凰可能在修炼,风二也没有去打扰云凰,将东西放在石桌面,坐在石凳面,守着院门。

橘黄的光芒熏染了大片的天空,高挂的艳阳已经落下,风吹过,吱呀一声响起。

听到开门的声音,风二离开站起身看向云凰的房间。

云凰站在门口,一眼看到了站在石桌旁边的风二。

看了一眼石桌面放着的食盒,云凰走出房门,“抱歉,修炼过头了。”

“没什么。”风二应声,“我以前也是这样。”

一修炼什么都不管。